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化作海天一“飛鯊”
——追記海軍某艦載航空兵部隊一級飛行員張超烈士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07日 16:00 打印

  蒼茫海空,遼寧艦劈波斬浪,一架架“飛鯊”戰機陸續臨空、繞艦、著艦。這意味著,新一批中國航母艦載戰斗機飛行員將誕生!

  

  然而,本已做好充足準備、具有絕對實力的一位“飛鯊”英雄缺席了。他叫張超,海軍某艦載航空兵部隊一級飛行員。

  

  今年4月27日,張超在駕駛艦載戰斗機進行陸基模擬著艦接地時,戰機突發電傳故障,危機關頭,他果斷處置,盡最大努力保住戰機,推桿無效、被迫跳傘,墜地受重傷,經搶救無效壯烈犧牲。

  

  張超是為我國航母艦載機事業犧牲的第一位英烈。在壯闊海天絢爛綻放的生命之花,永遠定格在了29歲的青春。

  

  生命最后的4.4秒,折射其一生的報國夢想

  

  4月27日12時59分,連續完成兩架次海上超低空飛行后的張超,駕駛戰機執行當天最后一個架次飛行任務。當他近乎完美地操縱飛機精準著陸時,飛行教員已經開始在心里點贊,這意味著他們又順利完成一天的飛行任務。

  

  然而,誰也沒料到,已經接地的飛機突報“電傳故障”。電傳故障,是殲—15飛機最高等級的故障,一旦發生,意味著飛機失去控制。不到兩秒鐘,機頭急速大幅上仰,飛機瞬間離地,機頭超過80度仰角。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來。“跳傘!跳傘!”飛行指揮員對著無線電大喊。幾乎同時,火箭彈射座椅穿破座艙蓋,“呯”的一聲射向空中……

  

  正在塔臺商議第二天飛行計劃的艦載航空兵部隊長戴明盟、時任團長張葉馬上往外沖,朝張超落地的方向狂奔。由于彈射高度太低,角度不好,主傘無法打開,座椅也沒有分離,從空中重重落下,在草地上砸出一道深深的痕跡。此時的張超臉色發青,嘴角有血跡,表情十分痛苦。救護人員趕到了,張超被緊急送往醫院。

  

  20多分鐘的路程,張葉從未覺得如此漫長。“團長,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飛不了了……”張葉沒想到,這句話竟成了張超最后的告別。15時08分,一顆年輕的心臟永遠停止了跳動。彩超檢查顯示,在巨大的撞擊中,腹腔內臟擊穿張超的胸膈肌,全部擠進了胸腔,心臟、肝臟、脾、肺嚴重受損。

  

  “戰機在張超的心里,比生命更重要!”現場視頻和飛參數據清楚地顯示,在飛機出現大仰角時,張超做出的第一反應竟是把操縱桿推到頭,他想保住飛機,卻錯過了最佳跳傘時機。“從12時59分11.6秒發現故障到59分16秒跳傘,整個過程僅用了4.4秒,張超嫻熟地完成了一系列動作,堪稱優秀的戰機飛行員。”戴明盟說,張超肯定知道,殲—15飛機系統高度集成,發生電傳故障,第一時間跳傘才是最佳選擇。生死關頭,張超卻做出了一個“最不應該”的選擇……

  

  張超1986年8月出生在湖南岳陽的一個農民家庭。大家庭里有10多名黨員,大舅當過20年兵,從小耳濡目染黨的信念宗旨、聽舅舅講戰斗故事,他的胸膛里早就激蕩著一股英雄氣,從軍報國的理想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2003年9月,空軍到張超就讀的岳陽七中招飛行員,張超欣喜若狂。因其3個哥哥少年時先后淹死、病亡,張超是家里的“獨苗”,家人勸他“別去當飛行員,這職業太危險”,但張超還是第一個報名應征。2004年9月,張超順利通過層層考核選拔,成為當年全校唯一的飛行學員。

  

  進入航校后,張超不知疲倦地學習、訓練。兩年下來,理論功課門門優秀,訓練成績項項滿分。航校畢業時,學校提出留他任教,他堅決要去作戰部隊,要去“海空衛士”王偉生前所在的海軍航空兵某團。

  

  他在日記中寫道:“飛行不僅是勇敢者的事業,更是我的使命所系、價值所在!”

  

  從零追趕,敢做不畏挑戰的“飛鯊”英雄

  

  2012年11月23日,萬眾矚目中,首飛試飛員戴明盟駕著戰鷹成功實現了中國艦載機在自己的航母上成功起降。從這一刻開始,張超夢想深處再次蕩起漣漪。

  

  隨著航母事業的發展,要在三代機部隊遴選艦載戰斗機飛行員的消息,攪亂了張超平靜的心。一個嶄新的“艦載夢”在張超心底萌生了。“要干就干最難的,要飛就飛艦載機!”張超第一個遞交了申請表。

  

  2015年3月,張超以優異成績被選拔進入艦載機部隊,正式投身艦載飛行事業,成為中國海軍最年輕的艦載戰斗機飛行員。

  

  此前的張超是部隊公認的飛行尖子,先后飛過多型戰機,參加過西沙駐訓等10多次重大演習演練。曾數十次帶彈緊急起飛,次次都出色完成任務。在某飛行團,他改裝二代機第一個放單飛,改裝三代機比計劃提前4個月完成,和戰友們一道創造了海軍三代機改裝多項新紀錄。

  

  然而,從陸基到艦基,并不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字之差,更意味著一切歸零。

  

  “有本事,就是要素質過硬、能打勝仗”,這是張超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他是這么說的,更是這么做的。

  

  張超是海軍超常規培養的艦載機飛行員之一,而同班其他飛行員在兩年前就開始了培訓。為了趕上進度,張超用近乎瘋狂的狀態學習鉆研,夜以繼日逐項攻關。他經常利用周末和休息時間給自己加量,把自己“綁”在模擬器上訓練,就連睡覺室友都常聽他念叨上艦飛行口訣,他的模擬器飛行時間超過大綱規定近3倍。對戰機座艙內上百個飛行儀表和電門,他能“一摸準”“一口清”,每次飛行幾百個操縱動作和程序記得絲毫不差,近百個空中特情處置方案倒背如流……

  

  陸基模擬著艦訓練中期,張超進入著艦技術反復期,技術狀態時好時壞,訓練成績徘徊不前。為突破技術瓶頸,每飛完一個架次,張超都會不停地向教員請教自己飛行存在的問題;每個飛行日講評,他總是第一個請著艦指揮官分析自己動作的偏差,不搞懂弄通絕不罷休。

  

  張葉回憶說:“張超犧牲了很多休息時間,平時很少外出,都是在房間、在模擬器上加班補課。”付出終有回報,張超訓練水平穩步提升,飛行技術日臻完美,所有課目全部優等,在班里訓練綜合成績名列前茅。

  

  既是一座精神豐碑,更是一塊前進路標

  

  “他是為飛鯊而生,為飛鯊而死的!等上艦的時候,我要帶著張超的徽章,讓他陪我們一起見證,成為真正的艦載戰斗機飛行員!”團參謀長徐英告訴記者。

  

  遺體火化那天,全團飛行員去殯儀館送張超最后一程。看到張超仍然佩戴著二級飛行等級標志,其實他在今年3月就被評定為一級飛行員,因訓練緊張還沒來得及換發。徐英摘下自己的一級飛行員標志,端端正正地戴在張超胸前。戰友們把張超的二級飛行員標志珍藏起來,表示“要帶著這枚胸標一起飛上航母,完成張超未盡的心愿”。

  

  在戰友眼里,張超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大膽地飛、科學地飛、安全地飛,飛行技戰術水平跨越式提升。訓練之外,他還善于總結。張超把自己改裝的經驗體會寫成論文發表在團里《尾鉤》艦載飛行雜志上,為后續改裝的艦載機飛行員提供借鑒,這期雜志也成為全團每名飛行員的珍藏。

  

  “誠實守紀,是飛行員寶貴的品質。”戴明盟介紹說,飛行講評非常嚴苛,都是直指問題,但有些問題如果飛行員自己不說,別人未必知道。在一次駕駛教練機起飛后,張超忘記把起落手柄復原。這個小失誤,短期內雖不會造成直接嚴重后果,但時間一長容易使電門失效,最終導致起落架放不下來等災難性后果。飛行講評會上,張超主動說出自己的錯誤,雖換來一頓嚴肅的批評,但他覺得很值得,警醒了自己,也提醒了其他人。

  

  使命召喚、時不我待。距離駕駛“飛鯊”上艦的夢想越近,張超渾身越有使不完的勁。從4月初開始,張超在緊張的飛行訓練之余,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整理經驗、收集資料、編寫教范上,只用了20多天就整理出視頻資料200余份、心得體會2萬余字,豐富了艦載飛行的“資料庫”。

  

  張超的電腦里,保存著一份殲—15飛機實際使用武器的教學法。“今后,每一個學習殲—15飛機武器使用的飛行員,都會記住張超的名字。”副團長孫寶嵩表示,這套教學法凝聚著心血,體現著擔當,彌足珍貴,成了張超為航母部隊戰斗力生成貢獻的最后一份力量。

  

  “張超既是一座精神豐碑,更是一塊前進路標。航母事業是一項全新的事業,未來考驗還很多、要走的路還很長,但我們一定會朝著盡快形成航母戰斗力的既定目標,毫不動搖、毫不畏懼,勇于探索、勇敢前行!”戴明盟說。

  

  6月16日,渤海灣畔,一架架殲—15飛機再次展翅海天間。

  

  矢志艦載事業,甘灑熱血馳騁長空;獻身碧海藍天,千秋浩氣永垂英名。魂歸海天,英雄不死!(倪光輝)

 

 

編輯:王英睿

极速快三技巧